首页 大管家的权威 下章
第05章
 孙家的知道早晚躲不掉栾大管家的魔掌,轻咬银牙,回身对两个女儿道:“吧,你们和娘一样,都已经是大管家的人了。”说着就伸手解开衣襟。两女孩中姐姐的铃性格柔顺,见母亲解衣,也只得忍辱含羞掉衣裙。而那个叫莹儿的小女孩,却几分倔强的捂着衣领,几分不愿听话。

 孙家的见她不肯听自己的话,又怕惹来栾云桥发怒,忙责道:“莹儿,不要任,难道你没听到老爷说过的话?难道你要连小姐也害死吗?”莹儿一听这话,忍不住放了声,委屈的哭道,“娘…!”

 孙家的想着女儿破瓜就在今夜,也不由悲从心起,叹声道:“这就是我们的命,还不快去了衣,服侍主子。”莹儿再不敢硬撑,着泪把身上衣裙下,出了娇水灵灵的身子。

 栾二没作声,冷眼的看着眼前的母女。

 孙家的,不消说了,成体,肥,身子象刚出屉的馒头,惹人望。

 铃,女儿家刚长成,苗条纤细不说,双腿笔直细长,中间连个指头般的隙都没有。

 最让栾二心动的还是叫莹儿的幼女,两只房刚开始长成,粉的在前,那头两点梅花般点缀在上面。小蛮上光滑柔软,就连小股也只是微微长成紧绷的并在一起。

 母女三人光了衣服,羞涩得掩着要害,挪到栾云桥身前,齐齐跪下,听候主人发落。

 栾二强忍着中的火,走到莹儿面前,抬起她的小脸,入手酥滑,心中一阵触动。但落入眼中的却是少女一双倔强不肯屈服的眼神。

 栾二知道她不会轻易就范,出显羞辱的问道:“几个时辰前,你为了不肯衣还要死要活,怎么现在自己光了,送到我身前来了?”

 莹儿猛得甩开栾二的手,把头撇过去不肯吭声。

 孙家的见女儿犯小,眼见就要惹火栾云桥,赶忙责骂道:“莹儿不得无礼,还不快回主子的话?”“娘…!女儿…”莹儿在也苦撑不下去,哭着扑倒在地。

 栾二一声冷笑,这种调教小女孩的事,他已经很久没亲自动过手了。转脸问孙家的:“你女儿抓伤了我,连老爷也不肯干休,你这作娘的说吧,我该怎样惩罚她。”

 孙家的连陪着笑脸回道:“主子,她小女孩家不懂事,是我这当娘的管教不严。您要责罚就责罚我好了,小妇人愿意替她领受管家责罚。”

 “按照家规,以下犯上,要打五十板子,挨打时要感谢主子教训。你可愿意?”

 “愿意,愿意。”孙家的怕莹儿受苦,连忙起身拿了那托盘内的板子,又跪在栾二面前,双手捧上板子。又回身跪趴在凳上,四肢撑住身子,高撅起肥白的股,等待主人的责打。

 栾云桥挥了挥手中家法,走了过去,伸手抚摸妇人圆的白,故意嘲笑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啊!竟有这不孝的儿女,让母亲替她挨打的。”说罢,高举手中板子,狠狠的打在孙家的肥白的头上。

 那二指厚的板子是檀木所作,早已打磨得光亮,亮漆刷过,上面还沾有一层薄薄的皮垫。打在人身上,即不留伤痕,又疼痛难忍。

 “啪!”的一声脆响,只打得妇人差点从凳上跳起来。

 孙家的,名唤孙菁,自幼随张家小姐长大,虽不是娇生惯养,也从没有人待过她。就是嫁为人妇,亡夫也是对她礼敬有佳,别说动手打,一句狠话都很少说过。生了两个女儿后,更是养尊处优,只是整陪着张家小姐,连家务都基本不需她亲自动手作了。何曾受过如此毒打。只一下就打得她眼泪直,又不肯开口求饶,只得忍着痛道:“一。谢谢主子教训。”很快第二下就狠狠了下来。

 只打得女人翻滚,二寸宽的红痕久久不去。

 “二。谢谢主子教训,妾再也不敢了。”孙家的哭喊着回道。

 栾云桥看着被打得通红的女人的股,不由得热血直涌。他生怪脾,就喜凌辱玩,偏又读诗书,道德虽约束他不得,但是本始终难改。而何金虎好此道其实也是受他影响,而后觉其中乐趣。此番也是为收服其女儿倔强难驯的子,所以才对这皮本应在榻里仔细怜爱的人妇下此狠手。

 他伸出手在孙家的柔软的股上摸了两把,只吓得女人浑身打颤,叹道:“如此娇贵的股,这五十下去,只怕是一个月也下不了了。”说完,手中板子再次高举,毫不留情得在妇人上,发出比前两次更响亮的声音。

 孙家的再也受不住疼痛,求饶道:“三,谢过主子教训,主子小妇人实在受不得了。我母女今后一定伺候主子欢乐,求主子就饶过我母女吧。”“哼,何家家法向来严厉,你一个妇就想废

 了祖宗的成例么?”栾二无情的说道,扬起手来就要再打。

 “且慢——!”不知什么时候莹儿收住了眼泪,跪在地上高声阻止道:“别打我娘。爷是我抓伤的,得罪你时我娘根本不知道,爷为何下如此重手打我娘。要打还是打我好了。”“莹儿——!不许胡说,你小小年纪,这厉害的家法,哪是你能受得的。”孙家的怕栾大管家当真要打女儿,赶紧维护道。

 这时,铃也跪了过来,磕头求道,“爷,我妹妹还小,别打她了,还是打我吧。”“哼!”栾云桥冷冷一笑,“你母女三人已是爷的玩物,该打谁哪由你们选。好吧,既然都想试试家法,都跪上来吧。”二女见真要挨打,多少有些怕,见主子吓人的脸又不敢违抗。只得一左一右趴跪在娘的身旁,等待责打。

 真是人间景,母女三人趴在一张凳上,高举着圆,等着主人的责罚。

 只见孙家的股丰红润,铃体型似母但还未成,却更圆润高翘,惟有莹儿,小股刚刚发育,弹十足,加上冰雪肌肤,蛋似的在那里。加上这个姿势,女人的处,菊花无不一览无余。两片花的粘在一处缩在那秘处,仿佛含苞的花蕾惹人怜爱。

 栾云桥情高涨,也不多言,反手一板子狠狠在莹儿的小股上。

 “啊——!疼,妈妈,疼…莹儿好痛啊…!”亲身挨过,才知道母亲刚才挨打要多么大的忍耐才能挨过去。孙家的见女儿和自己一样挨了打,心如刀绞,连忙拉住女儿道:“莹儿,你这是何苦,以后可别逆了爷的意了啊。还不谢过主子教训。”“莹儿谢过主子教训,莹儿再也不敢了。”她不过才十四岁的年纪,子在倔强如何抗得住这种待。

 栾二却是见多了这种女孩子,知道不给她个教训始终收她不得。冷言道:“知道爷的板子厉害,还想”再“,忍过这顿再说吧。”手中板子不停,连续几下重重在莹儿的上,也是此女皮肤过于娇,只两下小股上就红印转紫现出点点血点。

 每一下都让莹儿发出鹰啼般的惨叫。再也支撑不住,从凳上滚落下来,哭着缩在凳旁,以恐惧的眼神,可怜惜惜的看着栾云桥。

 栾二也不去理她,转过身,又在股上狠了两板子。子本来就弱,但毕竟大了许多,挨了两下虽然,痛入骨髓,却不敢躲闪,只是着泪,死死抓住娘的手臂,强忍着谢了主子教训。

 孙家的再也看不下去了,哭声求道:“爷,还是打我吧,莹儿她们还年幼,受不得爷的规矩责罚。打伤她们事小,等下爷还要给她们开苞不是?”

 “哼。”栾云桥冷哼一声道:“这也只不过是叫你们知道我房里规矩厉害,真要责打你们就不是这般轻易就过。自然有人会出手惩戒,就凭你们还轮不到挨爷的板子。既然你们都受不得了,这次就先给你们记下,下次再逆了爷的意,小心你的皮!”说着,转到凳前,松开子,把早以硬了出来。

 孙家的哪还不知其心意,急忙抬头把大管家的家伙含在嘴里,小心,又把香舌在那话上面轻轻舐。栾二舒服的享受着孙家的口舌仕奉,一边对还缩在一旁的莹儿喝道:“你还缩在那里作什么?还不跪好等着爷给你开苞?”莹儿早是被打得怕了,唯唯诺诺的趴上了凳,回复了挨打时的姿势。好奇的看着母亲给管家吹萧。

 栾云桥一手抓住孙家的头发,猛力把物捅入女人的咽喉,一手伸到下面抓住她的一对肥上用力捏玩,很快一道道掐痕就浮现在白润的房上。孙家的虽然养有二女,但是尽管是下人,在张家也有妈喂养,并不曾哺。所以一对房尽管肥大,却不曾变型,依然是柔软如初。栾二的手上尽管暴,她又哪敢有半点怨

 栾云桥猛狠送,直得孙家的双眼上翻,呕不止,才物。母女三人看着主人壮的物,通红的家伙上面爆着青筋,又硬又。不仅都有些害怕,这就是今后她们要伺候的小主人了。

 栾云桥转到凳后,拍了拍孙家的肥股,女人识趣的婉转举相就。一双手在妇人动人的上抚摸玩一番后,猛的一分,出里面润的户,分开花,猛一身,把坚物捅入孙家的

 “啊——!”孙家的惨哼一声,然后冷嘶不矣。

 栾二奇道:“你的,怎的如此紧?这二女莫非不是你亲生的?”孙家的羞得无地自容,忙回道:“莹儿她们确是小妇人亲生的,只是亡夫久不在家,妇已经五六年未仕奉过男人,也不知怎的,下面就恢复得如此了。”“五六年没男人了?真是暴殄天物,爷好好调教,让你仔细尝尝这男女之乐。”说着,双手连带捏,轻抹慢挑。在孙家的口,头,上,耳后,突,腿内…尽挑些感部位连搔带吻。

 只片刻工夫就把个人妇得浑身酸软,水连连,顾不得姿势屈辱,口中道:“啊…主子好手段,妇受不得了…啊…!求主子给小妇人个痛快…”“想要个痛快还不容易,只怕你吃不消我的鞭挞。”

 说毕,栾云桥在孙家的肥上啪啪猛拍两掌,待女人高举股,双手把住妇人身,猛物,下下狠到底,只撞得妇人肥,啪啪作响。

 八在里面专找褶皱磨蹭又或顶入花心反复研磨。

 只干得孙家的闷哼轻叫,又顾忌两个女儿在旁,不肯放开声。只是扭着股一下下的挨着,实在受不得了,就长哼一声,发泻下体上的快乐。

 不销片刻工夫,孙家的就吐了句“要死了”双腿颤栗不停,了身子。

 栾云桥却不管这许多,只觉物在里面润滑润,一下下的触,更觉快意。双手抚上两边二女的骄,在股中抠摸着,下身只管狠。很快孙家的就被再次干到身边缘,栾二依旧不停,等待着女人就快来到的前一刻,猛得拔出物,向上顶住孙家的眼菊花,狠狠入,一下到底。

 “啊…!疼啊…!主子饶了奴婢吧…!”孙家的突然后庭被,吃痛苦叫,然而高尤在,股又尽在栾二手中掌控躲闪不得。只觉得火烫的物在自己中急进急出,摩擦壁,牵连着前面处阵阵麻。而这时,栾云桥三个手指不知从何处伸到出,按在花蒂上急速的动。那阵阵酥麻,前后被,让那快乐的颠峰还是降临了下来。

 只见孙家的全身闪抖个不停,一股股水泉涌而出,口中“嗯啊嗯”的娇,双手紧紧掐住凳边缘,好一阵才平静下来。

 栾云桥轻轻着孙家的,看着女人彻底得抒缓过来,息渐平。才缓缓拔出物,嘲谑道,“你个货,可还快活吗?”孙家的虽然已是妇,但其前夫也只是个人,何曾知道如此干她的身体,所以这也是其平生第一次感受到被男人还会有这种销魂感受。一时不知所措,楞了好半晌,才悠悠回道:“主子真得厉害,对女人手段非凡。小妇人今生愿作奴为宠仕奉主子枕席。”

 栾云桥哈哈一笑,知道至此这妇人才真心降服,拍了拍此女圆,道:“既然如此,还不赶快起身给爷清理干净,服侍爷给你两个女儿开苞。”孙家的用了浑身气力才爬下凳,就那么爬到栾二脚下,香舌轻吐,给主人净了物。又嗔怪的埋怨道,“主子好没人伦,才把奴儿搞到要死,又要霸占奴儿女儿的身子。”

 “好个没规矩的货,就是这么跟爷回话的?你们母女不过是爷的玩物,的母狗儿。你都乐成那副样儿了,可爷却还没快乐到呢。不拿你女儿去火,让爷找谁去?再说今儿,老爷的话你也不是没听到,一年之内如无我骨血,连你们小姐都要卖去为娼,老爷可是说得出作得到,我也违扭不得呀。”

 孙家的听得脸色一变,想想又叹息道:“真是有什么样的老爷,就有什么样的管家。根本也没拿我们当人。罢了,小姐尚且如此,她们又值得什么,主子要了她们的身子就是。

 只是我这两个女儿还是处子之身比不得小妇人下,求主子怜惜,就有什么花样,也留待后再用。主子若是不尽兴,妾还可再用的…”说到后面已是臊得声不可闻。

 “什么黄花处子,在爷这里还不都是只配挨的母狗。我到看你这当娘的如何安排。”孙家的无奈,先来到凳旁,在铃而旁轻声嘱咐几句。只听得铃乖巧的回答,“女儿省的,娘就让主子要了铃吧。”

 孙家的起身按住女儿身,又将其圆掰开,径秘处,淡淡的道,“请主子宠幸了铃儿吧。我这大女儿,最是柔顺,就是受了再大的委屈也都咽在肚子里。如果后主子当真遭她,也只怪她命不好。”

 栾二见这女孩儿如此乖顺听话,也有几分我见尤怜。不由得放缓了动作,分开花,将怒物缓缓了进去。直顶到那一层薄薄的阻碍上,才猛一用力,破瓜而进,却又一下停住。

 只听得铃一声惨叫,拉着娘哭道:“娘…!疼…铃儿要疼死了!”

 孙家的心下不忍,也着泪安抚道:“不会的,女人第一次都要疼的。以后就好了,这就是女人家的命啊。以后,我们都是主子的人了,用心伺候,主子自不会亏待了你。”只见着泪默默点头,栾云桥就是铁石心肠也有几分不忍。在小丫头圆上抚摸了片刻,轻柔的了几下。这黄花处子的处自然是紧凑无比,其中的乐趣非是那养过女儿的母亲可比。

 连了上百下,栾二见铃还是痛得直抖,只是靠在母亲怀里不肯放声。也觉得索然,就出了物。

 孙家的见他不再干大女儿,又来到莹儿身旁。

 “妈妈,妈妈,我不要…我不要被…我害怕。妈妈不疼爱莹儿了吗?”孙家的本想责骂她几句,若不是她惹事,哪来这场风波。但见幼女尚小,毕竟才十四岁,形容可怜,却又不忍心了。

 “主子,我这小女儿骄纵惯了。只怕后会给主子惹下什么祸来。还请主子多加管教。”说完低头拭泪,照样分开女儿部,还唾了点口水擦在两片紧闭的内。

 栾云桥可知道此女倔强急躁,如不能收服,在这深似海的何府还不定会给自己闹下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来。

 也不多说,按住莹儿小股,分开紧闭的花,在那娇的女内狠狠捅了进去。接着不管不顾的狂

 痛得小女孩尖声的狂叫,两只脚又蹬又踢,不肯就范。

 孙家的实在不忍,苦求道,“求主子看她还小,又是刚破身,就饶了她吧!”栾云桥抬手给了孙家的两记耳光,骂道:“货,爷这是玩她。又不是娶纳妾。就是你们小姐,进门之夜,也疼昏过去三次。去给我按住她,不给她些教训,看这小妮子还要爬到我的头上来。”孙家的不敢违命,只好死死按住莹儿。眼看着栾二染着女儿鲜血的八,在她娇小的下里,狂进猛出。直干得莹儿几昏死过去。

 栾大管家捏着莹儿小巧的,享受着处女紧窄的。把个小女孩死死住,结实的下腹一下下的撞在小妮子充股上,等那磨擦的快在身体里一点点的积攒。突然,他拔出物,掰开莹儿的小股,把八直直的向女孩儿小巧的入。

 “啊…!”一声尖厉的惨叫,莹儿终于吃不住痛苦,晕了过去。

 “主子,饶了她吧。这般鞭挞…她…她会死的…”孙家的双手掩面再不忍看到女儿如此惨状。

 “哼!好吧。你过来替她。”栾二恢复了冷冷的语气。

 孙家的忙爬过来,生怕大管家改变了主义。

 栾云桥伸手狠毒的抓过了女人的头发,把沾着女儿处女鲜血的物狠狠捅入母亲的口内。然后不由分说,把住女人的臻首,死命的按象自己的小腹,送起来。

 孙家的不敢反抗,只有张着小嘴,任暴力的主人,每次入都把脸颊顶到主子的腹上。强烈的呕吐感,回在口内,但是未等胃里的东西反出来,主子的物又凶狠的进来。

 就这样了有半刻中,主人才把颤动发烫的东西停放在她口内。孙家的赶紧伸出香舌在上面,同时双

 “吃下去,敢出一点,爷扒了你母女的皮。”栾云桥终于爆发了。

 孙家的感觉男人的男在口中不住跳动,每一次都把一股发烫的到自己口内。自己自然不敢违背主子的话,把口内的男一次次咽了下去。直到主子把了出去,才感到一股淡淡的腥味。孙家的知道,自己已经彻底被这个男人征服了,自此,生死快乐再由不得自己,只能由面前这个蛮横的男人给予。

 过了不知道多久,才听到栾云桥疲倦的吩咐。

 “这里的物件不用管,明自会有人收拾。去外屋打点温水,你们母女洗洗。

 这楼里有得是空房,安顿好了她俩个…今晚,你来陪我睡吧。”“是,主子。”

 当孙家的找来伤药,替女儿敷上,哄着两个女儿睡下,已是深夜。

 披了件薄纱衣,又回身来到栾大管家的帐前,把帐帘挑开一个角落钻了进去。

 帐内头点着盏小灯,显得柔和温暖。

 栾二正仰躺在上,就着灯光读着一本书。

 孙家的跪在边,一动不敢动,静等着主人吩咐。

 栾二见她进来,头都没抬,指了指自己赤的下身。孙家的乖巧的伏过身去,把那个另自己又爱又怕的男含在嘴里。

 象怕惊扰了主人似的,轻吹慢,香舌动。

 不多时,软垂垂的物又一柱擎天。

 “坐上来吧,自己动。”“请问主子,是前面还是后庭?”孙家的爬上栾二的双腿,怯生生的问。

 “就菊吧。”“是。”孙家的正要在手上唾点口水,润滑下菊花。栾二却从枕下递过一个小瓶,孙家的拧开一闻,是玫瑰香。她用小手倒出一点,涂抹在内。

 然后,轻咬银牙,放松后庭,忍痛缓缓的把主子的物吃入。然后轻抬肥,上下缓缓套,不时收紧菊,紧裹住男,摩擦一下。

 不知道怎么的,孙家的觉得主子好象对她的后庭情有独衷,第二次干,就要自己后庭仕奉。

 没几下,就听栾二爷呻了一声。

 吓得孙家的忙问,“怎么?主子,不舒服吗?”见主子没作声,孙家的又把身体前倾,小嘴轻轻吻上栾二的口,小舌在上面轻轻的

 栾云桥好象被她小心的伺候上了情绪,丢开书静静得看着身上不停起伏的女人。

 “我这么对你们母女,你不恨我吗?”一句话,问得孙家的眼泪滚落。

 “我们娘们儿,不过是你的奴儿,用身子伺候你是天经地义的。就是让主子玩死了,也是我们自己命薄。又怎么敢恨怨主子。”栾云桥听得起,把女人抱起来,按翻在榻上,双手摸上巨,捏着。

 “好强奴蹄子,但你主子并不寡恩,把爷服侍舒服了。自然有你们娘儿三的出头之。”

 女人举相就着,分开双玉腿,让男人在身后得更舒服些,婉转轻着道:“奴儿并不想要什么出头之,只盼望爷对我们娘儿们好点。啊——!爷你尽管用力吧,啊…孙菁受得了。啊…爷,给我吧,给奴儿刚才那般的快乐。啊…!只要爷快活了,啊——!奴儿也快活!” m.dUbuXs.coM
上章 大管家的权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