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管家的权威 下章
第10章 全文完
 栾云桥看着萧玉娘娇着,捏着她三寸金莲,手持大蜡烛在她上,小腹上,玉腿上,粉背上,下处不断滴落。轻笑着看女人在痛苦中扭动呻

 萧玉娘虽然被烫得不住呻,却也是看着栾二妩媚的笑了。笑得那么自然,那么舒畅。

 “舒坦么?”栾二翻开女人两瓣花,在里面上滴上一滴滚烫的蜡滴。

 “啊…!舒坦…栾二爷真下得去手…女人那地方也是这么玩得么?”玉娘被白绫捆得挣扎不得,口一对房被勒得暴突出来,上面点点蜡痕,随着晃动,更填几分情趣。

 “不是这么玩得又如何,反正你那地方老爷也不想了,白放着可惜。”栾二见女人笑的妩媚,拉住玉娘秀发就亲了个嘴。女人贪婪的着,把香舌主动送出,供男人品尝。

 吻分,女人在栾二耳边细语道:“爷,玉娘还想挨打…打服了奴,奴好伺候爷出儿。玉娘的后庭老爷都还没用过。”“夫人真比那宜楼的红牌还风。”“主子再莫提夫人二字,在爷面前,玉娘不过是您的玩物。也莫怪玉娘下,爷们不是都喜好这套么?怎么反怪我们娘们儿风。”

 栾云桥也不再二话,拿起一把藤条,在玉娘上,股上,背上狠起来。

 直打得女人泪雨纷飞,玉体上道道紫痕。女人却像过足了瘾似得,吊在空中水直

 直到栾二汗浃背,女人痛不可当,软声求饶,才把萧玉娘放了下来。这女子像得了的鸟儿,才解了套,便跪在男人脚下,扶着栾二双腿,把个物又亲又

 栾二一面感受着玉娘吐,一面抚摸着女人身上的鞭痕,轻轻一碰就痛得妇人浑身颤抖。

 “疼么?”

 玉娘羞涩的点点头,吐出男道:“打成这样如何不疼?但是玉娘很痛快,很快活。栾二爷,绑也绑了,打也打了,也捅了。这下在妾身上毋庸再顾忌什么了。尽管拿玉娘快活,玉娘尽都受得了。”

 栾二一笑,再次让女人含了物,把女人的头狠狠下,强迫她整入。

 玉娘也顺从的卖力吐,下下到底。

 片刻,女人见他已坚无比,笑道:“刚才主子累了,现下让奴伺候你。”说着拉着栾二趴卧在绣上。

 栾云桥只觉得玉娘柔软的股轻轻坐在自己身后,一对柔腻房在自己背上挤按推磨。又一只小舌不知从何处探来,自耳边起,一点一点向下推移。从耳后到后颈,从双肩到上…最后竟把俏脸深埋入男人股间,在那上用舌来回

 来回几次,如此销魂,饶是栾二最近享尽福,物也早坚硬如铁。

 玉娘见他硬得辛苦,玉手轻轻把物翻出来,爱怜的亲了一口,复又含入口中。就那么含着男,吹含了片刻,便请栾二翻过身来,含笑看着男人,不停的吹。双手又在他腿小腹,轻按捏,得栾二悸动不已。

 “你何处学来的这全套伺候男人的手段?”

 “玉娘出嫁前就有姨娘传授着房中之事,今夜还是第一次使用。爷若喜欢就常来我,玉娘一定让爷舒服满意。”

 说着,又玉腿分开,把肿巴送入内。倩轻摇,肥旋转。栾二只觉得物在女人的花里面被牢牢套住,褶皱不停摩擦,阵阵舒,难以言表。

 张口正待呻间,女人又探过身来把酥软的玉送入口中,在耳边轻语道:“二爷切莫出声,舒服就咬我好了。”

 说罢,肥白的股轻抬重落,套不已。期间滋味,夹紧箍,秒不可言。

 栾二口中含,下身刺,动情间在那玉上狠狠咬下。

 “嗯…!”

 女人一声回转轻内紧紧缩住,玉猛摇,摩擦不已。

 栾二何曾受过此等刺关难守,一阵抖动把儿一古脑入女人体内。

 玉娘娇着承受雨浇灌,不依撒娇道:“二爷也是个蜡头,这才几下就了。玉娘可是久怨闺,等爷怜惜呢。”

 “哼,你个妇,只一次有何夸口。快给爷吹起来,看爷不得你后庭开花。”

 “玉娘红了脸,吐了吐舌头,忙起身把栾二的物含住,轻吹慢

 不消片刻,只觉得男在口内再次膨,不又惊又喜。

 栾二笑着从旁边扯过一条红绳。

 玉娘识趣的背过身去,把双手背在身后让他绑了。

 栾二把女人推倒,抬起肥白的股,狠拍了两掌,把个巴顶在萧玉娘后庭上。

 只听玉娘娇声急道:“主子,玉娘后庭未开,求主子怜惜些个。”栾云桥哪里管她,入,在玉娘的痛呼中,野蛮捅,又分开妇人肥,把上一副金夹向那玉腿间微分的花夹去。

 …

 ——

 一晃,已是深秋季节。

 栾大管家忙前忙后,监督着几位二管家收佃,理账。

 自收了萧玉娘以后,栾云桥再无顾忌。整里,除了打理何家产业,也时常派人到省城,京里打探何金虎消息,却总是不得头绪。

 萧玉娘自得了他第之,表面上当然仍装作无事,一副何家主母,大太太模样,维系着何家人上下关系。但私下底,见了栾二,卑躬屈膝,以奴自居,吹箫饮,野合溜狗无不遵从。栾云桥也乐得享受其美,只是不同其它姨娘,当着家人仆妇等外人,从不越雷池半步。

 这一,栾大管家正从外面收租回来。何府大门处远远见围了一些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栾云桥便命家人顺轿过去看看。

 几个家丁分开围观者,只见一美貌妇人,全身披麻戴孝,一身缟素。正跪在大门口,拉着柳红哭诉着什么。

 栾二急命落轿,慢步过来。

 柳红见栾大管家到了,忙撇开那妇人,急步过来,大礼参拜。口称恭大管家回府。

 栾云桥看了看众人,沉了脸,责备柳红道:“你也是堂堂二管家了,怎么不晓得事理。什么话不能回府待,个孝妇在府门前哭哭啼啼,成什么规矩?也不怕人家笑话?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柳红见栾二沉了脸,吓得不顾众人围观,忙跪了回道:“回大管家话,这妇人是镇上王秀才的媳妇。年前因给公婆治病借了咱何府几百两银子。不想前些时,她公婆先后病故。又还不上咱家银两,被刘二管家告到县老爷那里。将王秀才拿了,现关在牢里等候审问。这妇人急了,才到咱府上哭闹,门上小厮不理。我也是碰巧出门,被她拦了,劝解几句。”

 “嗯,既然如此,起来吧。”栾二也不好在下人面前太折损柳红颜面。

 这时那孝妇见之前管事说话都不可一世的女子,在这位男子面前还得跪着回话,想是何府老爷。

 忙紧爬几步,跪在栾大管家面前,哭泣着央求道:“老爷,我家相公重孝在身,家里丧事都等他打理,之前也是为救父母才欠下这许多银子。您老大慈大悲,看在他一片孝心的份上,求老爷就暂放他回来。待发送了我公公,小妇人与相公就是卖儿卖女也定还欠下何府的银两。“说罢,就连连磕头。

 本来这等小事,根本轮不到惊动栾大管家。只是栾二见这孝妇,身材人,齿白红,杏眼弯眉,颇有几分姿。说话谈吐间有条有理,并不是乡间野妇可比。当下也不动声,唤过柳红吩咐道:“既然你遇上了便是缘法,去跟刘管家说,就说是我说的话,此事由你代何家出面处理一下,别叫乡亲们说我何家仗势欺人,不成全人家孝心。你可听明白了。”

 柳红看了栾大管家一眼,嘴角泛起一丝难以察觉得笑意,心领神会的点头回道:“是。”

 大管家的权威(完结) M.dUBuXs.coM
上章 大管家的权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