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哥哥,你养我吧! 下章
第3章
 混杂着的还有人高声喊节奏拍手,脚步踏着地板的震动。亚亚好奇得紧走几步,一段半人高的铁栏杆围成的墙里,明亮的大玻璃窗里是一群翩翩起舞的少年。

 女孩子们白纱的短裙随着脚尖的跳动上下颤动着,粉红色的芭蕾舞鞋靓丽的闪动。男孩子拔清秀,黑色的练功服紧紧地包着身体,轻灵的做着旋转跳跃。

 修长的手臂划出优美的弧线。这是一个梦幻里的世界,美丽得让亚亚张大了眼睛。钢琴畅的音乐,肢体优美的舞动展现了他从未见过的美,亚亚被深深地吸引了。

 为了看得更清楚,亚亚攀着铁栏踮着脚。痴痴的看着,静静地听着,突然展现在他眼前的美丽瞬间俘虏了他。

 一直看着舞蹈室里下了课,那些精灵一样的男孩女孩们说笑着小鸟似的飞出来,走向各自的方向。亚亚贪婪的看着,潇洒的秀丽的幸福的少年们,直到他们消失在视线里。天已经黑透了,亚亚恋恋不舍的往家的方向走。刚刚敲了一下,门就开了。

 许婶焦灼的眼神里立刻就松弛下来,低声的埋怨:“你去哪了,现在才回来?呀,你这是怎么得?”看着亚亚肩膀上破开的,许婶着急的低声叫。

 “没什么,摔倒了。”亚亚含糊的说着,偷眼向里边看。最好不等那个老头发现就跑进自己屋里去。许婶着急的说:“我得赶快给你哥哥打个电话,他找你去了!”

 亚亚惊讶得看着母亲,一时没明白她的话。“你哥哥回来,问起你。我说你还没回来,他转身就出去找你了。这都一个小时了!多亏你爸爸今天不在家,要不然又闹气。”亚亚心里忽然一动,可是听到后面就开始烦躁:“他不是我爸爸!”

 摔门走进自己的房间。沉默的坐了一会,亚亚没心思做作业。心里七上八下的,他去找我,为什么?怕我丢了,怕我出事?

 不可能,他凭什么惦记我啊?有谁惦记过我?可是他下午拉着手告诉那些混蛋他是我哥哥的时候,心里真的酸酸痛痛的。在乡下的时候,有哥哥的孩子不会被欺负,因为他们有哥哥护着。还会拿着哥哥给的玩具零花钱向大家炫耀。

 常常看见谁的哥哥把弟弟妹妹扛在肩上逗着玩,任他们撒着娇要这要那,替他们把掉在树上的风筝摘下来。亚亚狠狠地摇头,许亚!你没这个福分!***

 刚刚敲了一下,门就开了。许嫂焦灼的脸突然的出现在眼前,一把抓住亚亚:“你去哪了?你这个孩子…急死人了!”

 亚亚还没说话,屋里已经传出周正义的吼声:“是他回来了吗?还会来做什么?滚出去!不是不想回来吗?野死在外边算了!”亚亚死死的咬着嘴,脸煞白。

 许嫂紧紧地抱着儿子的肩膀,不敢回嘴,偷偷的抹着眼泪把亚亚往屋里推。周正义怒气冲冲的走出来,看见亚亚用手指着:“你看看你那个样子!整天的土里滚爬打架,你要能有出息那老鼠都能上天!”

 亚亚猛地抬起头盯着周正义,冷冷的眼神像冰。许嫂赶紧堵住儿子:“他爸,给嘉伟打个电话吧!别让他着急了。”周正义哼了一声,这才转身进屋。

 亚亚看着母亲,刚才的话他没明白。许婶低声地说:“你到底去哪了?这么晚了…你哥哥来了,问你。我说还没回来他就着急了,一定要出去找。你平时早就回来了,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你又惹祸了吧?亚亚,别怪你爸爸着急,你…要安分一点。”

 “他不是我爸爸!”冷冷的挣脱了母亲的手,亚亚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屋子,狠狠地摔上了门。站在屋子中央,亚亚的指甲深深的掐入掌心。你找我干什么?是不是觉得我倒霉的还不够?

 假惺惺的关心,我不希罕!狠狠地朝扔在墙角里的那条围巾踹了几脚,亚亚气呼呼的坐在桌前。肚子里咕咕的叫,还没吃东西呢!亚亚抱着瘪瘪的肚子,趴在桌子上。

 从看着亚亚跑远,心一直隐隐的有些不安。忍到天黑再也忍不住了,嘉伟特意找个理由回家看看。谁知道早就该到家的亚亚竟然还没回来,听到这句话嘉伟就再没往好处想。

 眼前就是那些孩子回来报仇,亚亚被打得浑身是血。嘉伟头皮都发麻,开着车到处找就差报警了。接到电话说亚亚已经回家了,嘉伟一颗悬在嗓子眼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心放了下来,淡淡的苦涩又蔓延开来。有什么理由为他揪心呢?那双冷冷的黑眼睛看自己的时候没有一点温度,自己的这份心是不是太多余了!嘉伟发动了车子,还是要回家看看,那孩子这个时候回去,怕是要挨骂的。

 刚刚走到家门口,突然一个人影从里面冲出来和嘉伟撞了个怀!嘉伟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一把抓住他。

 “亚亚!”后面传来许婶惊慌失措的喊声。怀里的孩子拼命的挣扎,连踢带打得想挣脱嘉伟的手臂。嘉伟紧紧地抱住他叫着:“亚亚,怎么了?”

 “你放开我!放开!”含糊的带哭腔的喊声,亚亚使尽了全力撕扯着,一种绝望的愤怒。后面追出来的许嫂哭着拉亚亚,很多的邻居伸出头来看。顾不得被他抓破的手,嘉伟用力搂住亚亚:“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要闹成这样!”

 许嫂哭着说不出话,屋子里周正义大喊着:“让他走!养他吃养他喝,不学好还听不得教训!我算明白了,野鸟再养也是白费!”

 亚亚突然挣脱了嘉伟的手臂冲下了楼梯。嘉伟被一股火撞着,当着偷看的邻居强忍着不发作。转身对着屋里灯光下的周正义:“如果现在嫌他累赘,当初就不要用他来装幌子!他现在是你的继子,未成年。如果他出了什么事,你要负责的!”

 楼下的空地上,嘉伟抓住了亚亚。亚亚厮打着,发着无状的愤怒和绝望:“我不用你管!你放手!”嘉伟不说话,由着他挣扎。

 慢慢的亚亚没力气了,酸痛的眼泪出来,亚亚哭着蹲在地上。寂静的夜里只有路灯孤单的照着,昏黄的光格外凄凉。嘉伟叹口气,在他身边蹲下来。

 亚亚太瘦了,团在一起的身子嘉伟用两只手就能遮过来。着的手腕细得不敢用力抓,褐色的头发被泪水站在脸上。嘉伟把自己的外套下来,罩在亚亚身上。低声说:“起来,我们走。”

 亚亚泣着,疑惑的看着他。一直被他拉到车子旁边推进座位里。亚亚有点不安,闷着嗓子低声问:“你要把我带到哪去?”嘉伟发动了车子:“去我家吧!先过一夜,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吗?”

 被征询的目光看着,亚亚很不习惯的往后缩了缩。去他家?为什么他要我去他家,他不觉得累赘吗?他家里,是不是也有个看我不顺眼的人?

 看着亚亚像一只被人吓坏了的小野猫,黑亮的眸子闪着警惕的光。嘉伟温和的摸摸亚亚的头:“我家只有我一个人,而且比较暖和。”

 拉着亚亚的手一直把他带到自己的家门前,嘉伟打开门。灯光柔和的亮起来,亚亚带点惊讶得看着这座装饰精美的房间。嘉伟把所有房间的灯都打开让他转着看,自己去浴室里放了一缸的热水。

 但是家里只有自己的衣物,亚亚的一身衣服又实在该洗了。嘉伟挑了半天才找出一身比较瘦小的衣服,递到亚亚手上:“去好好泡个澡,对你有好处。要我帮你吗?”

 亚亚接过衣服,点点头又赶紧摇摇头。嘉伟笑了,推着他到浴室里:“先洗头,然后洗澡。记得把衣服都下来放在篮子里,一会我洗。”亚亚茫然的点头。

 嘉伟关上门走了,亚亚站了好一会才稍微放松一点。到陌生的地方总是会下意识的绷紧。四下看看,浴室里宽敞的,装饰得像宫殿。墙面上还镶嵌着花瓶似的东西。顶上的灯光很柔和,照在身上暖融融的。

 亚亚小心地把衣服挂在衣架上,咬咬嘴,慢慢的衣服。泡进热水里的感觉是一种说不出的畅快,似乎全身的每个孔都张开了,尽情的享受着水的温存。

 在那个家里很少能跑在浴缸里洗,最多就是沾着水擦擦。像小时候泡进夏天的河,舒畅得想睡觉。泡得舒服透了,亚亚开始研究浴缸边上一个双层的架子上那些瓶瓶罐罐。

 这么多啊,哪个是洗头发的?那个洗澡?翻来看去都是外国字,一个也不认识。亚亚小声的嘟囔了一句:“资本家!”精致的瓶子们吸引了他,一个一个得打开,闻闻看看,摸索着那些晶莹剔透的瓶子舍不得放下。

 一个小小的碧绿色磨沙瓶,细细长长的好像童话里的装魔鬼的那种瓶子。亚亚好奇的一按头,一股泡沫到他的脸上。

 “啊!”嘉伟站在客厅中央,有点为难。从来没想过家里会有人留宿,所以只有一张大。那个小家伙很别扭,估计不会和自己挤。没办法,只好睡沙发吧!正要去抱被子就听见浴室里一声喊叫,嘉伟立刻直奔过去。

 “嘭”的一声撞开门,浴缸里亚亚正狼狈的用水冲洗了一脸的泡沫。嘉伟忍着笑,走过来拿起巾给他擦脸,揶揄着:“这是刮胡子用的,你呀,再等十年吧!”

 亚亚从他手里夺过巾,着被刺得发酸的眼睛。等嘉伟铺好,亚亚慢慢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过于宽大的睡衣把亚亚罩了起来,不得不两只手拉着拖地的腿,小心翼翼的生怕一脚踩上。嘉伟笑着把亚亚拉到卧室的上,让他坐好。自己从小药箱里拿了消毒药水和棉签,小心翼翼的给他处理伤口。

 亚亚坐在上,紧紧地低着头。漉漉的头发垂在眼睛上,长长的睫不安的颤动着。额头脸颊都破了,有些地方还在渗着血丝。嘉伟轻轻的拨开他额角的碎发,温热的手指让亚亚突然一颤,不习惯的碰触让他下意识的躲开了。 M.duBuXs.COm
上章 哥哥,你养我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