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哥哥,你养我吧! 下章
第19章
 上温润的触感还在。他还在生气吗?还是不肯跟我说话。想了想,亚亚站起来推开浴室的门:“哥,我帮你擦擦背吧!”***

 亚亚的突然闯入让浴缸里的嘉伟吓了一跳,慌忙扯条巾遮住下身。“不、不用了。”亚亚不说话,自顾自的坐在浴缸边上,轻轻起水来给嘉伟擦洗后背。

 暖暖的手在背上抚摸着,所到之处都有强烈的感应直击心脏。嘉伟屏着呼吸,看着自己下颌上滴落的水珠一颗一颗地落在水面上。哥哥的背很宽很结实,皮肤光滑,摸起来热热的,舍不得离开。手指在肩上背上轻轻,谁也不说话。

 蒸汽霾的浴室里只有水声不经意的拨人心。亚亚把下颌搭在哥哥的肩膀上,蹭蹭哥哥发烫的脸:“哥,还生我的…啊!”没有任何得防备,亚亚被突然的掀到了水里。

 巨大的响声溅起的水花,让突然失去平衡的亚亚伸手抓。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死死的抱着,惊慌失措的亚亚对上的是一双痛苦不堪极度渴望着的眼睛。被那双眼睛里的东西镇住了,亚亚呆呆得看着,灼热的了下来。亚亚几乎是立刻就被夺去了呼吸。

 吻因为激动而狂的毫无章法,不受控制的宣中的焦渴。手臂上膛上嘴上,每一个接触的地方都有火在烧。两个人都在混乱中沉沦。亚亚知道自己在发抖,但是昏头脑的感觉里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所有的神志都被走了,只剩下一个绵软的躯壳。烈的狂的亲吻着亚亚的嘴脸颊脖子,嘉伟无法控制自己膛里快要爆炸的疯狂。想要你,想要你啊!“亚亚,亚亚…”含糊的叫着,嘉伟的手探进亚亚透的衣服。

 滑腻的肌肤在掌心里,渴盼已久的身体在怀抱里。终于被放开了,像是龙卷风过后的疲惫和寂静。嘉伟紧紧地抱着亚亚,看着他慢慢得睁开眼睛。感觉到怀里的躯体和自己一样的无法控制的颤栗。

 再也无法逃避,再也不能装假,苦苦在心底的感情必须要倾吐。“亚亚,听我说。我必须告诉你,我,喜欢你。不是哥哥对弟弟的那种,是…是想要抱住你,吻你,想把你留在身边不分开的那种…爱。你懂吗?”

 嘉伟混乱的表达着,语无伦次。被一股从未体验过的热烧灼着,亚亚看着哥哥的眼睛,一颗心像要从嘴里跳出来!

 爱,真的吗?我懂,哥哥我懂的,就是抱住了会脸红心跳又不想放开,一个人睡不着的时候会偷偷的想念,远远的听见你说话都会心跳半天,看见你和别人在一起就会难过。哥哥,我…也在爱了。抱着哥哥脖子的手臂慢慢收紧,亚亚试探着靠上去,微微翘起的嘴碰触到了哥哥的,学着轻轻的

 哥哥的温暖柔软,有一种可以让人失的力量。嘉伟呆呆的感受着上来的稚的吻,摹的收紧了手臂。凌乱的被子半遮着两具叠在一起的身体,赤的肌肤上渗着细密的汗珠。

 手指紧紧地扣着,舌绞重的呼吸里,终于可以肆意的去爱。用自己的身体包裹身下的每一寸肌肤,把他完全的拥进身体里面。嘉伟贪恋的用舌尖嘴细细的吻着亚亚的脖子膛,着那两颗小小的红豆。

 了套的呼吸里掺杂了微微的呻,未经人事的孩子完全不知道在身体里窜的电如何排解。

 只能徒劳的抓着哥哥宽厚的肩膀,咬着牙忍耐。还会有怎么样的事情发生,为什么会酥麻颤栗的想要什么,不知道,也不去想。

 亚亚只是紧紧地抓着他,任凭身体里火蛇燃烧。幼滑的肌肤泛起淡淡的粉红,点点的印痕像花儿绽放。嘉伟贪恋的顺着烈起伏的身体一路向下,纤瘦的肢忍受不住灼热的攻击,不时地弓起来。

 两腿之间还没有完全成年的小东西居然也竖的有模有样,嘉伟捧在手心里爱怜的亲着,忍不住地张口含住。小东西在嘴里颤动了一下,嘉伟立刻深深的了进去。

 “啊!”亚亚惊叫一声猛地弓起了身子,死死的抱着哥哥埋在自己下身的头。那个早就得发疼的东西被一口含住,着抚着,高凶猛的冲击着四肢百骸,受不了。

 “哥!啊…哥哥呀…”不要!不要了我要出来了!亚亚感觉到有一股在冲击着要发出去了,慌乱的推着嘉伟。快放开啊!不行了。

 “呀!”一股元出来,被悉数授入口中。亚亚绷得紧紧的身子一弹,倒在上呼呼的息。嘉伟有点尴尬的用手背蒙住嘴角,是不是昏了头了,怎么会咽了这样的东西,却没有一点嫌恶的感觉。

 看着屋里得到在上的亚亚,绯红的脸颊上是醉人的蒙。俯下身子,重新占据了柔软娇的双。在他的上盘起双腿,心慌意的抱紧他的脖子,亚亚紧紧地闭上双眼。

 身子有个地方被灼热坚硬的什么东西顶着,哥哥重焦渴的呼吸在耳边吹拂,亚亚了。一滴眼泪滑落眼角。

 “亚亚,怕吗?讨厌吗?”嘉伟惊慌得抹去亚亚的泪水。亚亚摇摇头,不害怕,因为是哥哥。只是隐约的感觉到,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要改变了。亚亚咬着哥哥的肩膀呜咽出声:“哥哥,爱我!”

 在身体被疼痛刺穿的同时,心里所有的角落都被暖暖的光填了。阳光被窗帘遮挡了一半,上的亚亚翻了个身,懒懒的睁开眼睛。突然,亚亚猛地跳了起来,几点啦?肩膀上被一双手按住,嘉伟微笑着站在边:“我已经替你跟学校请假了,好好休息一天。你有点感冒。”

 当然还有点体力不支。亚亚也很快觉到了这一点,酸得像要断掉。大腿也隐隐的酸疼,好像经过了多大的运动量似的。迅速的爬回被窝,亚亚脸烧得难受。身子还光溜溜的,昨天晚上…亚亚偷偷的把被子拉到了眼睛上。嘉伟脸上也发烧,亚亚赤的身体上还留着昨晚娱的痕迹。

 孩子还小,不知道昨晚上的烈他是不是受得了?“亚亚,这里还疼吗?”在他身边躺下来,嘴贴着他的耳朵。手伸进被子里抚摸着光滑的身体,轻轻的吻着,嘉伟发现自己已经沉于亚亚身上的淡淡体香。

 亚亚把脸贴在哥哥的前,手搂住了他的股还是有点不舒服。昨晚上它可疼呢,可是后来就有了那种奇怪的,竟然让自己想要得更多。

 现在想起来还浑身的燥热,真得很神奇啊!“你还没告诉我,昨天晚上你到底去哪了?”嘉伟轻轻的咬着亚亚的耳朵说。亚亚鼻子,闷闷得说:“我没去哪,就是随便走走结果…”被那双眼睛注视着,亚亚的声音越来越小。

 “你是不是看到我和洺石在一起?”嘉伟注视着亚亚。亚亚无处可躲,只好默默的点点头。“那,如果我说对不起,你会不会原谅我?”嘉伟轻声地说。

 亚亚倏的瞪大眼睛,原谅?什么意思?你干什么啦?“嗯,我是说,其实这件事还是我引起,可是昨晚上我却跟你发火了。以后不会这样了。”

 话到嘴边,嘉伟临时改了主意。考虑到实际效果问题,那些承认故意接近洺石想引起亚亚嫉妒的实话,还是不说好了。亚亚扁扁嘴,还是第一次看见哥哥那样的慌张急怒。那种失去最宝贵东西的模样,让心窝里甜甜的,暖暖的。

 远远的看见那个路口,洺石就开始紧张。车和驾照都回来以后,洺石赌一口气,索开着车重新回到驾校去转悠了一个星期,人和车比较熟悉了,驾驶的感觉也找到了。

 本来再次上路的洺石信心的,事实上在别的地方走得也算平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必须经过的路口上,一看到那个带着一脸坏笑得警察就紧张的失常。

 不是线就是憋火,要不就是跟旁边的车来点亲密接触。十次有八次被他叫到路边,可是偏偏他又躲不开这个路口。洺石生气又无奈。这次没有红灯,顺行。洺石暗暗庆幸,小心翼翼的开着车。

 岗台上的刘东笑眯眯的看着他,伸出了手。洺石沮丧的把车开到了路边,真是倒霉透了。怎么一到了这里就出问题呢!这次又做错什么了?斜着眼看着刘东笑眯眯不紧不慢的走过来,洺石叹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了驾照。

 刘东靠在车窗上,看着洺石笑:“是不是每天不在我这停会儿就觉得别扭啊?你今天开得好的,怎么不往前走了?”

 洺石瞪大了眼睛:“不是你叫我停的吗?你朝我招手的啊!”刘东看看自己的手:“噢,这个啊!跟你打个招呼而已,老人了吗!”

 然后一脸灿烂的笑,看着洺石白皙的脸迅速得通红。“讨厌!”白色的小车气呼呼的开走了,刘东看着车的影子抿着嘴笑。初夏的阳光里,有槐花的淡淡香气?

 ***餐厅里大家都在吃饭,刘东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低着头看手里的东西,桌上的饭还没怎么动。

 好不容易拐弯抹角得找人来一本《天鹅湖》》演出的剧照宣传册,印刷精美的封页上,洺石俊秀优雅,美不胜收。

 正看得入神,一个警手里托着盘子走过来,一手扯过他手里的小册子:“看什么呢这么入?呦!你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东西了啦?”

 刘东吓一跳,一把从警手里把宝贝抢过来,小心翼翼的在衣服上蹭了蹭,骂道:“脏爪子瞎抓什么呀?什么叫这东西?这叫艺术,高雅艺术!懂不懂?”警看着他摇摇头:“我不懂,看着台跑大腿眼晕。” m.DubUxS.COm
上章 哥哥,你养我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