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哥哥,你养我吧! 下章
第23章
 亚亚闭上眼睛,眼角有晶莹的水珠滑落。某冰从一勤快的骨头演变成一懒骨头,真是罪过阿罪过!阿米陀佛,原谅我吧!***

 午后的阳光被云遮得没有了力气。上,亚亚蜷缩着身体,在被单下面的身子单薄的可怜。靠在嘉伟宽阔的肩膀上闭着眼睛。嘉伟以为他睡着了,慢慢的出手臂。公司里运转得很不顺利,凡事必须他亲力亲为。但是却没有办法不牵挂亚亚。

 总是要硬挤出时间来回家看看他,哪怕只是手牵手地坐一会。周围的气氛越来越让人不安,先前在耳边聒噪的人都不说话了,却有着越来越多的目光从背后投着猜疑厌恶的光。

 流言总比想象中来得快些,不用特意地去打探已经可以听得到了。“老头子死了,那个女人就占了房产东西,多便宜的事!说不定,老头子死得不明不白呢!”

 “你想想,他一个单身男人,30岁了不结婚不找女朋友,以前就跟那个孩子腻在一起,现在没有关系了还养在家里,会有什么好事吗?”

 嘉伟轻轻的用手指摸一摸亚亚微蹙的眉尖,睡吧!睡梦里会有轻灵美好的东西等着你。那些沉重不应该拴住你的翅膀,放心,我会送你飞翔!听着门轻轻的关上,亚亚落寞的睁开眼睛。

 周围静得可怕,心里空得发慌。都好了吗?一切都好了吗?为什么心里却越来越不踏实?哥哥是爱着我的,他愿意养我愿意跟我在一起我相信!可是他瘦了,瘦的利害。

 “高山榕,又称绞杀树。是一种寄生植物。把自己的扎在优秀树种的身体里无情的取养分,直到本木被渐渐干勒死。”

 电视画面上高大的乔木正渐渐枯死,当初被他孩子一样护在怀中的绞杀树,正洋洋得意的沐浴着本属于他的阳光雨

 亚亚迅速的关上了电视,拼命的想把那个丑陋的画面从脑子里抹去。要赶快练习,哥哥和洺石正在努力的给自己寻找重新参加考试的机会,不能让他们失望!如果我是一棵绞杀树,他到底为什么要养我?摆在面前的杯子里,饮料还是的。

 小小的餐桌两边坐着紧簇眉头的嘉伟和洺石。嘉伟焦灼难耐的用手指敲击着桌面,停了半晌说:“难道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总可以通融一下的吧!”洺石垂着头,有气无力的说:“我已经尽力了,根本不行。

 天华的报名人数早就了,已经超过了报名时间好几天了。也怪我,亚亚突然提出来不考试了,我只顾生气就没多想一想。现在…没有希望了。”

 嘉伟的手重重的拍在桌上,这个孩子!怎么就这样的自作主张?“再过几天就是考试的日子了,你还是多带亚亚出去走走吧!别想了。”洺石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始终停留在自己的膝盖上,风言风语的听说了一些,也知道了他们兄弟的家庭变故。

 因为嘉伟坚持把已经不是弟弟的亚亚留在身边,不惜一切代价的为他奔走求学,一些怪异恶毒的流言已经在到处传了。很多的好心人甚至很严肃的警告自己不要和他们兄弟俩接触了,因为他们是怪异的,不正常的。

 “洺石,跳舞是亚亚的理想,我相信你可以明白他渴望的心情。他亲手结束自己的未来,那种痛苦不是一个孩子该忍受的。

 无论如何,我要他实现自己的梦。而且,我想你可能也知道,我和亚亚目前的处境并不好,我也希望他离开这里顺利进入天华,重新开始他的新生活。”嘉伟抓住了洺石的手。“我明白,可是现在要怎么办?我真的没办法了呀!”“我们直接到天华去,洺石你是那里毕业的,求求你的老师请他们帮帮忙。实在不行,考试当天我们就硬排进去,总要有一个机会给亚亚!洺石,拜托你!”

 嘉伟闪光的眸子里所出的光芒,让洺石不敢直视。那是怎样的一种迫切啊?他们真的像传言中的那样吗?但是为什么呢?洺石开始糊涂。

 “就算那样的话,也很可能没有希望。还要搭上很多的时间和精力。你…”洺石没有说下去,他知道嘉伟最近的状况不好。

 嘉伟无奈的笑笑:“没关系,我失败了还有机会,大不了重新白手起家。亚亚却可能就不会再有机会了,他输不起。”洺石看着他,心里有些不平静。

 “你放心,我会一直帮他到底。”嘉伟握住了洺石的手,感激地点头:“谢谢你,我替亚亚谢谢你。”洺石苦笑着轻轻叹口气,忽然有点酸酸的。

 被人这样的宠着护着无条件的维护该是怎样的幸福呢?想象不到啊!要是真有这样的一个人对自己,遭些非议也是很值得的吧?

 夜幕降临的时候,许嫂悄悄的来到了嘉伟的家里。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热茶,许嫂看着坐在身边的儿子,几次三番的言又止。嘉伟看着她:“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事?说说看。”

 许嫂闪烁着眼睛,呐呐地说:“那个…你爸爸去世了,我一个人实在寂寞。我想先回乡下去。”屋子里很沉默,亚亚惊讶得看着妈妈,嘉伟明了的低下眼睛。

 人言可畏,她是希望能退出这个是非中心。“亚亚可能不愿意跟我走,就托付给你照顾吧!这孩子任,脾气倔,你多担待。”不让闪动的泪花转出来,许嫂深深地低下头。

 亚亚伸手拉住妈妈:“妈…”许嫂强装笑脸:“妈没本事,养不活你。你跟着我也是受罪。你哥哥…疼你。你要听话。”嘉伟是个好人,亚亚也愿意跟着他。

 这些年来孩子出的笑脸加起来也没有跟他哥哥的这几个月多。还求什么呢,那些浑话就让他们瞎说去吧!总比回到乡下母子两个都看人家白眼好。嘉伟沉着,说:“如果这里不开心的话,暂时回去看看也好。

 亚亚就要考学了,如果顺利的话开学以后他会在9月份离开这里去上学。到时候我们再商量,也许可以在亚亚的学校附近找间房子,你们母子互相照顾我也放心。”

 许嫂感激地点头,亚亚咬着嘴,死死的扭着手指。嘉伟心里很,亚亚是不是能顺利考学,公司是不是能渡过难关都是未知数。几个月以后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形呢!看着电脑屏幕上闪烁的数字图表,嘉伟的心沉到了谷底。

 好像一条船,破了一个以后由于没有尽全力的修补,又被恶意的觊觎着侵略者,越来越大,已经快无法收拾了。

 可是作为船主,他仍然无法全心全意地修船。亚亚从浴室里走出来,想了想到厨房端了一杯热热的牛。哥哥还在工作。把牛轻轻的放在嘉伟旁边,亚亚抿抿嘴,鼓足勇气坐在嘉伟的腿上。

 嘉伟微微的笑了,伸手抱住身上的小孩儿,把脸深深埋进他还散发着热气儿的膛里。哪里还有淡淡的香。那是被越来越残酷的现状折磨得苦痛麻木的心,可以休息的地方。

 亚亚深深地口气,解开睡衣的第一个扣子,轻轻的拉下来,出粉的小小头。像被锤子重重的敲了心尖,嘉伟呼的热血上涌。一口含住,舌尖细细的

 亚亚昂起头,忍不住轻哼出声。睡衣慢慢的从肩膀褪下来,亚亚坐在嘉伟大腿上,只穿着一条小内。赤的脚张开着,略微急促的息带了一点青涩的感。嘉伟的在亚亚的膛和脖子上细细连。

 突然,亚亚被抱的跪起来,小内里鼓鼓的东西很是人。抚摸着,隔着薄薄的布料亲吻,嘉伟努力的控制自己不去把它拉下来。为了让亚亚保持充分的精力,嘉伟不敢肆意的亲密,已经忍耐的快要爆炸了。

 身体很热,急于想要更多的。亚亚红着脸,自己慢慢的拉下小边,还没有茂密起来的小若隐若现。嘉伟差一点就失控了。替他拉上来,嘉伟亲亲圆润的小肚脐,声音有点哑:“去睡吧,我还要处理一些事情。后天我们就要赶去天华,这些日子保持状态很重要。亚亚!”

 亚亚已经滑下去,双手解开了嘉伟的扣。想要拦阻,却抵挡不了那双柔软细长的手触电般的抚摸。嘉伟看着伏在自己身前的亚亚双手捧着自己已经痛难忍的下身,浑身的血开始往脑子里灌。

 强忍着心慌羞愧,亚亚努力的模仿着以前曾经令他晕头转向的快活。当他试探着用舌尖轻轻了一下的时候,他听到了头顶上一声压抑的呻

 一双大手试图把他推开,亚亚张开嘴努力的把那个淌着晶莹水的地方含了进去。不要拒绝我,这是我唯一能给你的。转载的亲亲们请替我转告一声,从这张开始,请勿收入文库。

 谢谢***突然整个身子被提了起来,亚亚惊叫一声从半空里被举着按倒在上。身体被死死的住,灼热的电又在四肢游走,亚亚闭上了眼睛。嘉伟息着,看着身下完全展开身体等待他的孩子。

 亚亚从来不会为他做那个的,连碰一碰都会脸红。害羞得他在做的时候常常都是闭着眼睛予取予求,今天是怎么了?心思细密的孩子每一点小小的变化都可能是大变故,但是该死的是刚才的那种情形自己真的无力抵抗。

 轻轻地吻他,轻轻的呼唤,一点一点地用舌尖过亚亚巧的,鼻尖,睫,直到亚亚紧闭着的眼睛里淌出晶莹的泪珠。心里一惊,的收紧疼痛。

 “那个坏孩子啊,不和我说话。”轻笑的话语点着鼻尖的手指,亚亚忍不住笑了一下,睁开了眼睛,眼角还含着泪花。“彼狡童兮,不与我言兮。”课文里的诗经古文都是哥哥一一解读讲解,这一句就成了两个人调笑的话题。 m.dUbuXs.coM
上章 哥哥,你养我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