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六号 下章
第15章 言听计从(全书终)
 叶先生坐在副驾座,表示晚上想和赵谋父女谈谈。赵谋同意了,他选了一家茶楼,这里茶点不错。八号突然发烧了,但赵谋也不想过多的挪动她,反而是叶医生在身边看着比较好。

 就给她吃片退烧药,再向茶楼老板要了几袋冰袋给她镇着头。叶先生确定她没事以后正襟危坐,高跟鞋整整齐齐的摆在一边,严肃地说道:“你们家里,没有一条女式内罩。”

 叶先生手指八号,蹬着赵谋:“能解释一下吗赵先生?别告诉我你养了三年女儿不知道女孩子要穿罩要穿女式内。”“我可以解释。我有理由。罩影响她身体发育,她小,自己不愿意穿。

 内是因为她水多,你也知道,所以她平时都是穿纸的,上学还卫生棉条。”“你妈的!”叶老师忽然暴怒,“你他妈的睡她就算了,还要这样对她吗?你不把她当女儿是你的事,你这样对她有没有把她当人?”

 “没有。”赵谋面不改。“!”叶先生叫道,一巴掌打在赵谋脸上,“我几年没回来你到底怎么了?我不该嫌麻烦让你过去侍寝的。“叶先生似乎觉得自己对八号负有责任,潸然留下泪来。

 “叶先生你是个好人,你站在太阳底下,你就是太阳,但你不懂我们这些人。”“我不懂你大爷,他死了,我不懂你,你是不是也该去死一死?”她嘴上带着哭腔,可寸语不让,“你到底和她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调教的奴。”“你妈的我就知道。我要把这姑娘带走,她今年十八了在这里算成年你休想拦着我。”叶先生挡在八号身前。

 “她不会走的。”“放,我要带她走,你敢拦着我就一刀捅死你。你知道这里和**没有引渡条约我和她活得自在。”

 “你捅死我她也不会走的,所以我根本不会拦着你。你能把她带走就带。”叶先生双眼瞪出火来,她附在八号耳朵边说道:“宝贝儿,你跟叶阿姨回去好不好。”“好啊。”“那咱们不要爸爸了,就我和你。”

 “要爸爸。”八号半昏着说道。“叶阿姨和爸爸你要哪个?”“爸爸。”“你打她么?用暴力吗?”她转向赵谋,怀疑他用暴力威胁孩子。“不用,我从不打她。”赵某诚恳地说道,虽然他有鞭刑器,但是八号是唯一一个没受过鞭笞的货物。“你不打她?”

 “从没打过,以理服人。你把我当什么人。我从小到大只有别人打我。”“你怎么把她成这样。”叶先生接受了他的话。

 “什么叫成这样。我对她使用的都是基本的式样,没什么花哨的。我驯养她。”“你他妈的别巴拿西方那一套童话故事忽悠我我认识你几十年你心里那点儿花花肠子我门儿清…

 噫(气)…你以为你看了飞行员的书就是老司机了我告诉你赵谋你给我解释清楚不然这小姑娘我今儿非给带走了,你爱她么?”“我不爱。”“你会娶她吗?”

 “你当这是咱俩拍言情片儿呢?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什么是调奴?”“我不知道。”“你蕾丝,是吗?”“我蕾丝,没错。”“你看着女人就能想睡她。”

 “我看着女人就能想睡她。”“我睡不了男人,男奴我都调不了,我不是同恋,也不是双,我摸着别的男人巴觉得恶心的。我调男奴是忍着恶心。”“直男。”“人为什么是直男?为什么有同?为什么有双?”

 “天生的,不是说基因,这是科学家的事情,我意思是…你明白的,说不上来的那种天生。我觉得,一般来说可能有个外界的因,我知道我天生的,你别和我讲吱…”“她也天生的。”

 “这能是天生的!”“这为什么不能?由纪你信我么?我们天生不能用自己的眼睛观察世界,我们需要一个和世界的接口,我需要一个附属物,我是恋物癖患者,拜物教徒,SM就是我们的取向。一百年前同恋还是心理疾病。”

 “你说的我懂,但这件事我不信。”“真的。”他忽闪着眼睛,“真的。”叶由纪知道他没说谎,“你可能错了。”“我没错,而且这是我的工作。”

 这次换叶由纪目瞪口呆了,赵谋解释了自己店子的内部构造,叶由纪知道他没骗自己,但她不相信。他没骗人和自己不相信这其中一点儿也不矛盾,因为也许他是个疯子,或者精神病,或者妄想症患者。

 这毫不奇怪,叶由纪见的多了,她觉得他是该吃药了,“必舒立,外加银杏叶提取物,中西结合。”她想。

 “我带你去看看我的店。”他太了解她,自然没错过她怀疑的眼神。他用毯子裹起滚烫的女孩儿。又让叶由纪拿上冰袋。他不愿意让八号离开他片刻。他怕她会真的死去。

 “她就是我,叶由纪,你不会懂的。”“你说你不爱她。”“叶由纪,她不是我调的奴,她就是我,我说了,我从不骗你,从来都认同你,但你不会懂的。

 她是我和世界的接口,我的镜子,我看到她看到我。我以前都瞧不起那些和奴结婚的知道么叶由纪,我觉得他们没有原则。

 我现在知道是他们轻易离不开,但是就这么一起生活也不方便。人家会说,你又总不能一辈子不见人。这不是在外星球。

 这国家,男人是要和女人结婚的。你就是你这样的人,我是我这样的人,她也是她这样的人,我们是天生的,懂么叶由纪。

 古代就有男人是弯的,男扮女装做别人的小妾,后来出家。几千年了,天生的就是天生的。”他絮絮叨叨,神志不清。

 但叶由纪完全明白了他说的话,她只是不相信,她期望着健身房的暗廊里只有破拖布和积年已久的灰尘,她希望赵谋说的一切都是他的幻想,她把他送到精神病院,治好他,和他共度余生,她也不爱他,他也不爱她。

 他打开暗廊的密门,她笑了,荒诞、玻璃和钢铁。大写的现代生活。叶由纪失魂落魄,赵谋带她们回到家,八号神奇般的退了烧,她邀请由纪姐姐上来,三个人一起。

 叶由纪心不在焉,赵谋从背后抱着她,她哭,仿佛世界颠倒,他喂她吃一片随身带的阿米替林,哄她。八号在一边看着,光着身子。“你不冷吗?”赵某问她。“冷。”“你自己睡吧。你由纪姑姑她不舒服。”

 “你说我们是什么?”叶由纪问。“睡吧,我给你吃了药。”“谢谢,但这药没用,是安慰剂。瓶子是瓶子。我换过了药片儿,现在我真的需要阿米替林了。”看着他的脸,由纪说:“我不爱你。”“知道,我也不爱你。”一宿无言,无眠。

 “你说我们是什么?”第二天的第一道阳光镀在叶先生身上,她仿佛圣女。“我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也不知道我们该用什么关系看待彼此,也不知道我该用怎么样的表情面对你,但我知道就取向不正常这一点来说我们是一样的。”

 “也是呢。”叶由纪叹了口气,“你就没有爱上过一个女人么?”“我爱上过你。”“哈。”她几乎是用鼻子发出一声表达轻蔑的声音。“我现在还可以爱你,但是我永远是一个S,除非你能把我调了。”

 “或许她能把你调了,我才懒得理你。”“我的取向就是S,施的一方,一般改不了,我会找到我命中注定的那些M,调教他们,把他们变成我的奴隶,当然或许有天我也会变成一个M,在我们的世界,S和M是互通的。”

 叶先生再也不愿意和他谈起这件事,她只是决然地说:“只要我在你这里待一天,你就得给她穿上内,不然我就一刀捅死你。这个要求不接受任何附加条件。”

 “好吧,我答应你。”赵谋屈服了,他知道叶先生说到做到,但他又不可能先发制人杀死她。赵谋从来只对叶先生言听计从,因为他知道叶先生永远是对的,但是对的不一定适合自己,叶先生是在阳光下的人,是太阳,他是在阴影里的人,可他也是人。

 【全书完】 m.dUbuXs.coM
上章 六号 下章